Main Page

From Hydrogenaudio Knowledgebase
Revision as of 15:57, 28 October 2020 by Spyheron3 (Talk | contribs)

Jump to: navigation, search

張三子怒喝一聲,橫跨一步,攔住趙斧頭!

趙斧頭眼冒金星,頭都未偏一隻手向著張三子揮去「沒你的事,滾蛋!」

「找死!」

張三子面色一沉,雙手向著趙斧頭的手臂抓去,將趙斧頭的攻擊阻擋下來,張三子面色陡然一變,雖然將趙斧頭的攻擊攔了下來,可是那一隻手臂上帶的力量可是不小,讓張三子身形一震,面色居然有些發紅!

趙斧頭腳步一頓,看向張三子,有些意外「小雜碎,還有兩下子?在試試!」

趙斧頭低喝一聲,旋即單臂用力,向前一推,張三子面色大變,一股恐怖的巨力傳來,張三子直接橫飛了出去,一連數米嘭的一聲,將旁邊的沙發都直接撞倒!

葉浪眼前一亮,好可怕的力道,簡簡單單一揮就有這般力道,這個胖子不簡單啊!

「哎呦,這死胖子居然是個練家子,來,爺來會會你!」

張在冬精神一震,快步上前,身形一躍,飛起向著趙斧頭踹去!

趙斧頭冷笑一聲,單臂一揮,直接抓住了張在冬的腳腕,旋即如扔口袋似得,將張在冬扔了出去!

張在冬重心不穩,眼前一花,人便直接飛了出去,嘭的一聲落在七八米外!

這一下,所有人面色都變了,這個趙斧頭的力量,恐怖如斯…… 攝影棚內,兩個絕色混血女模特正在拍攝服裝和包包,兩人肢體搭配合作很默契,時而嫵媚,時而清純,攝影師站在前面找不同的角度咔咔地拍攝,攝影棚內充滿了閃光燈和咔擦聲……

Daniel今天拍攝的是正裝,正在沙發上待機,化了妝的他越發俊美,深邃的眼眸,金色微卷的頭髮,稜角分明的側臉,靜坐的他身上散發著歐洲貴族王子的氣息,他時而看看忙著工作的模特們,時而看看手機,彷彿在等待什麼。

「胡巴胡巴,您有一條新消息」

「胡巴胡巴,那人又來消息了」

「胡巴胡巴,那傢伙又來消息了」

秦齊被聲音吵醒,半睜開雙眼,從被子里伸出一隻手摸索著手機,拿到被窩裡一看,又是這個人,有點不耐煩地把手機扔到床尾,Daniel這段時間幾乎每天都會給他發幾封簡訊,什麼

「早上好,今天陽光明媚」

「天氣轉涼了,記得多加衣服」

「天氣預報說今天有雨,帶上你的小傘傘」

「這是我最喜歡吃的冰激凌?我讓李橋帶給你嘗一下」

……反正層出不窮,今天直接來消息問:「有時間嗎?」

「萬達廣場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料理店,一起去嗎?」

「你不會還沒起床吧?」

「我在這裡沒什麼朋友,可以給我一個機會嗎?」

「今天是我生日,不想一個人過……」

秦齊拿起手機看到這裡遲疑了一下,爬起床洗漱去了。

這邊輪到Daniel上場拍攝了,化妝師幫他在補妝,髮型師在幫他整理頭髮,突然手機「叮…」響了一下,他打開一看,一行字映入眼帘,「在哪裡見面?」,他高興地尖叫著跳了起來,把旁邊的人嚇了個半死,按耐住激動,把地址發給了秦齊,笑得像個三百斤的孩子。

秦齊吃完早餐后,在房間里玩了一會兒遊戲,又去書房捯飭了一下書,沒看進去,因為他後悔了,氣自己為什麼要心軟,「要不要和他說臨時有事不去了?」想了想還是不行,突然想起陸洋那天對他說:「以後他單獨找你出去,絕對不要出去,電話號碼也不能給他,在學校里時都呆在我身邊,聽見沒有!」

秦齊:「怎麼辦!!!」他抓狂地在大廳沙發上嚎叫,管家和其他傭人一臉茫然和害怕地看著他,

秦齊:「別看我,你們去忙你們的」

大家裝作沒看見走了,下午,秦齊想出了一個招,變裝,他提前和管家說自己有事出去了,陸洋來找他了就說他找李橋去玩了,李橋那邊當然也打好招呼了。

出小區的門時,保安看見一個鬼鬼祟祟的穿黑大衣戴假髮的人十分可疑,上前攔住了他,秦齊把假髮的長劉海掀開,保安看了一眼,笑著給他放了行,

保安看著秦齊逃逸似離開的背影嘆了一口氣:「秦家這好好一孩子,怕不是變傻了吧,這大熱天的,穿那麼厚,怕是等下會給焐熟透咯」

陸洋早上晨跑后回家洗澡吃完早餐,把周五老師布置的所有作業全部寫完了,下午午休完,爬起來看了一會蒼老的小孩子著的書,換了身休閑裝去找秦齊,

管家面不改色心不跳:「小洋,齊齊去找同學玩去了,你晚點過來吧,晚上和齊齊一起吃飯」

陸洋覺得奇怪,他每次出門怕自己去找他都會提前告訴自己去哪裡了,他看了下手機,沒簡訊:「他有說他去找哪個同學了嗎?」

管家故意一副想不起來的樣子:「好像叫….好像…」

陸洋:「叫什麼?」

管家:「好像叫李什麼,對了,叫李橋」

陸洋:「嗯,好,謝啦」

隨即陸洋轉身撥通了李橋的電話:「李橋,秦齊在你那嗎?」

李橋在電話那邊為了掩飾自己的心虛故意大聲說:「在我這裡,我們約好一起打遊戲吃雞的」

陸洋:「你讓他聽電話」

李橋懵了,眼睛一轉:「他上大廁去了,等下我讓他打給你」

陸洋:「好,他手機是不是壞了,一直打不通」

李橋:「沒有呀,早上我們還通過電話呢,你別急奧,我馬上叫他打給你」

李橋趕忙給秦齊發簡訊:「兄弟,我只能幫你到這裡了!他好像察覺出異樣了」

這邊秦齊和Daniel正面對面坐在咖啡廳聊天,簡訊鈴聲響起,他一看就方了。

Daniel正聊得興高采烈,看到秦齊一直盯著手機,把他的手機搶過來,舉高

秦齊急了,去搶:「你幹什麼?還給我!」

Daniel一臉受傷的表情:「和我待在一起的時候可以不想其他的人和事嗎?」

秦齊:「……」

Daniel:「從我們會面的時候開始,你只有10分鐘是聽我講話的,其它時間都在看手機,我感覺很挫敗,我就在你面前你卻看不見」

秦齊:「……」

Daniel看著他的眼睛,秦齊咽了咽口水,

秦齊:「好,我不看了,先放你那裡保管吧」

喝完咖啡后,秦齊帶著Daniel進了萬達廣場一樓的行一連鎖店,裡面有很多玩具,飾品,生活用品以及學生文具等用品,也是挑選禮物的好地方。

秦齊一邊逛一邊問跟在後面的Daniel:「喜歡什麼就挑吧,送給你」,

半天沒聽到回答,秦齊轉過頭去,看見Daniel手裡拿著一面鏡子正對著自己,

Daniel:「我最喜歡它,可以嗎?」

秦齊看了一眼鏡子里的自己有些懵了,心裡想:「這傢伙怕不是變態吧,大老爺們喜歡HelloKitty的鏡子?」

Daniel:「我喜歡他笑起來很可愛的樣子,毛茸茸的,軟軟的」(Daniel深情地看著秦齊,秦齊這才懂了,臉一下子紅了,咽了咽口水,硬著頭皮裝作沒聽懂的樣子)

秦齊:「呵呵,既然喜歡,那就多買幾個吧」(立馬轉身東張西望看其他的東西去了)

Daniel看著秦齊害羞的慌張模樣,嘴角不自覺地上揚。

陸洋給秦齊打電話一直打不通,打給李橋,李橋最後在陸洋的威逼下終於招了,問他秦齊跟誰見面去了,李橋說他也不知道,索性他就在秦齊家裡等。

管家:「小洋,齊齊已經長大了,他知道分寸的,你別太擔心了」

陸洋:「…….」

陸洋沒說話,面無表情,但是心裡已經氣炸了,他大概猜到他去見誰了,晚上九點多,終於等到了秦齊,管家開門時對秦齊使了個眼色,秦齊看見陸洋一臉憤怒地坐在沙發上看著他,秦齊像個做錯事的孩子,畢恭畢敬地走到陸洋麵前,陸洋一句話也沒說,拉著秦齊走進了卧室,「砰」地一聲把門反鎖…… 陸洋:「你今天是不是去見那個Daniel了?」

秦齊:「洋,你不要生氣了,我這不都回來了嗎?」

陸洋:「問你話!」

秦齊低頭小聲地說:「是」

陸洋(把秦齊按到牆上):「我給你打了那麼多電話為什麼不接?」

秦齊:「我……我…對不起」(再次低頭)

陸洋:「.…..(突然語氣變得溫柔注視著他)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你」

秦齊:「洋……」(抱住陸洋)

被擁抱的陸洋變得柔和起來。

秦齊讀初中的時候,個子小小的,萌萌的,很可愛,但是同校的學長喜歡捉弄他,在路上看見秦齊會對他吹口哨,經常被拉到學校小角落欺負,上廁所的時候堵在門口不准他出來,他們怕老師發現不打臉,但是秦齊身上經常是青一塊紫一塊,陸洋從那時候起就成了秦齊的保鏢,天天和他上下學,在學校也是寸步不離。

有一天,陸洋聽見走廊上有人議論,說自己是秦齊的小跟班,自己的母親也是個不要臉的小三,陸洋氣壞了,那天他招呼也沒打就提前回家了。

第二天早上老師在校會上宣布:」昨天下午,高年級的***,***,***同學霸凌三班的秦齊同學,造成嚴重人身傷害,現在正在住院觀察,經調查這三個學生品學不良,經常欺負低年級學生,現被我校開除,望其他學生引以為鑒」

當陸洋趕到醫院看到昏迷不醒,頭上纏滿紗布,滿身是傷的秦齊時,他心中懊悔不已,怪自己沒有陪他一起,怪自己沒能保護他。那天下午,他在那三個高年級學生必經的路上蹲點,一挑三,狠狠地和他們幹了一架,他將他們施加在秦齊身上的痛苦全部如數奉還,最後自己也倒在了血泊中……

等到陸洋躺在醫院后醒來,已經是幾周后的事了,秦齊也已經醒來,他打著點滴守在陸洋床前,陸洋睜開雙眼的那一刻,秦齊「哇」地一聲哭了,哭得撕心裂肺,當他抱著顫抖的秦齊時,淚已決堤……

秦齊有時候會在心裡想,如果沒有小時候的那次受傷,陸洋還會這樣無微不至地照顧他嗎?如果有一天終究要與他分開,自己該怎麼辦?光是腦海里產生這個念頭就讓秦齊驚恐萬分。

(陸洋輕輕地推開秦齊)

陸洋:「你們今天幹什麼去了?我告訴你,這一頁還沒翻篇,最好老實交代」

秦齊:(慢悠悠地走到床尾的卡通墊上坐下,陸洋也跟著坐在旁邊)「就隨便逛了一下萬達那邊,喝了點咖啡」

陸洋一臉難以置信的模樣:「就這樣?」

秦齊:「就這樣啊,兩個大老爺們能幹啥」

陸洋想想也是,:「今晚我要睡這裡」

秦齊:「……」

陸洋:「怎麼?不願意?唉,那我走了(作勢要起身走)」

秦齊一把拉住他,:「我去給你拿換洗的衣服」

陸洋樂呵呵地笑了,輕車熟路地打開秦齊的電腦開始玩吃雞。

秦齊躲在衣帽間的門後面小聲地呼氣,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,也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面對陸洋的留夜變得緊張起來。

陸洋:「蝸牛,你能快點嗎?我的睡衣不會被你丫的當抹布丟了吧?」

秦齊:「找到了,來了」

(秦齊大吸一口氣,像往常一樣面帶笑容走到陸洋麵前)

陸洋:「你幫我玩一下,我去洗個澡」

秦齊:「好」

等到陸洋洗完澡后,吃雞已完成,陸洋跳到床上:「還是覺得你的床舒服,我家的床咯人」

秦齊:「叫你媽換個新的不就可以了」

陸洋開始賣窮:「哎,咱家窮,褲衩都買不起,哪像秦大少爺你,住在這金碧輝煌的城堡里,看看你這房間的裝飾物,光是牆上那副畫就能抵我家的一套房了……」

(說著說著眼皮開始變重,趴著睡著了)

秦齊小心翼翼地給陸洋蓋了被子,去浴室了。

出來浴室后被陸洋四腳八叉的睡覺姿勢逗笑,他把緊靠在陸洋旁邊的枕頭拿到床沿邊上,挨著床沿躺下了,半夜醒來想喝水的秦齊睜開眼看見陸洋正在自己的懷裡熟睡,他稍微動一下,陸洋就把他抱緊了些,他的心臟砰砰地跳個不停,盡量剋制住自己的呼吸聲,怕把陸洋吵醒,這一晚上,秦齊難以入眠…..

早上朝陽已經當空照,窗外的藍天白雲相映生輝,樹枝倒映的光影印在兩個熟睡的人身上,陸洋先醒過來,他聽見均勻的呼吸聲從頭髮絲傳來,抬頭一看秦齊正抱著他熟睡,睫毛纖長,高挺的鼻樑,紅嫩的嘴唇,白皙的脖頸……

陸洋不自覺地咽了咽口水,忽然秦齊動了一下,陸洋趕忙低頭繼續裝睡,秦齊將陸洋又抱緊了些,下顎靠在陸洋的髮絲上,手輕輕撫摸著他的頭髮,陸洋覺得很舒服,不一會兒又進入了夢鄉……

等他醒來時,秦齊已經不在了。刷完牙洗完臉,陸洋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半夢半醒地到處亂晃,路過一間房時看見一個人正在晨跑機上跑步,有點像秦齊,揉了揉眼睛再認真一看,

陸洋:「我靠,怕不是瞎了我的狗眼了吧(湊上前去),你什麼時候開始健身的?」

秦齊:「初中就開始了,還報了跆拳道班」(穿著背心的秦齊看見陸洋走過來,按了停止鍵,機子還沒完全停止,秦齊一邊慢走一邊用肩膀上的毛巾擦了擦臉上的汗)

陸洋看看秦齊的八塊腹肌,再看看自己的四塊將要消失的腹肌,瞳孔逐漸放大,用他的卡姿蘭大眼睛瞪著秦齊,

陸洋:「unbelievable.…..我們打一架吧」

秦齊:「.…..」(一臉你有病的表情白了一眼陸洋,轉身下了機準備出門)

陸洋攔住他:「打一架吧」(秦齊不理他繼續走,陸洋見攔不住他乾脆蹲下來抱著他的一條腿)

陸洋假哭嚷嚷:「秦齊,你這隻披著羊皮的狼!欺騙我這麼多年的感情…..你這個騙子!….」(秦齊一直走,陸洋一直不放手被拖到餐廳)

秦齊:「放手!別抽風了,放手!快去吃早餐,我要去洗澡了」

陸洋抬頭看到桌上的早餐便撒手了。

從小自己保護的人竟然有一天變得似乎比自己強壯了,這個對陸洋的衝擊有點大,整整一天,陸洋都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盯著秦齊看,秦齊穿上衣服之後就是一副羸弱書生的樣子,跟肌肉完全搭不上邊,竟然腹肌都比自己多!氣死了!他咬牙下定決心,從明天開始,瘋狂健身…… 張在冬與張三子感覺渾身都散架了似得,就好像被大象踹了一腳,無可抗拒的力量!

「擦,這他么什麼怪物!」

張三子嘴裡充斥著血腥味,忍不住罵了一句,張在冬比張三子好不了多少,掙扎了兩下都未重新站起來,肋骨最少斷了四根,他么的!

「嘿嘿,好一個美女,來,陪哥哥喝杯咖啡怎麼樣?」

趙斧頭又是激動,又是期待的對著龍兒問道,龍兒看著趙斧頭眼中閃過一抹差異,轉頭看向葉浪,葉浪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驚疑,對著龍兒點了點頭!

龍兒向著趙斧頭走去,趙斧頭身形一顫,頓時緊張起來,激動的擦著汗水,結結巴巴道「美……美女……你……你是我見過最美的女人,你這是願意跟我去喝咖啡了么?」

斧子幫的小弟們皆是無語,自己這位老大,實力強的沒得說,大大小小的戰鬥都未見趙斧頭輸過,從來都是以無敵之勢輾軋對手,但唯獨就有兩個點不好,第一,脾氣不好,第二,見到女人走不動路,趙斧頭的致命兩大缺點!

趙斧頭此時眼中只有龍兒,彷彿天地之間都失色了,一切都變的不重要,在趙斧頭眼中,龍兒的身形就像是那飄飄欲仙的仙女一般,向著自己飛來!

忽然,趙斧頭感覺到了不對勁,不是就像飛來,是真的飛來了,而且是滿臉煞氣!

貼身狂醫俏總裁 趙斧頭先是一愣,旋即大嘴一咧,直接揮手向著龍兒的腳腕抓去,瓮聲作響道「美女,打打殺殺的不適合你,還是來我懷裡吧!」

此時,龍兒的踢腳轉變為踏,一腳踩在趙斧頭的手臂,身形一躍,在空中一個轉身,回身一踏,踩在趙斧頭的后脖頸之處!

趙斧頭身形先是一僵,旋即一個踉蹌,向前幾步,單手捂著后脖頸,一陣齜牙咧嘴!

龍兒輕飄飄的落地,美眸一皺,這趙斧頭只能用皮糙肉厚,這一腳踹下去似乎有些不痛不癢!

趙斧頭捂著脖頸,晃了晃大腦袋「美女,你咋這麼有勁,嘿嘿,來,乖乖的讓哥哥擁抱你!」

龍兒眼神一冷,單腳踏地,向著趙斧頭竄去,一陣狂風暴雨的攻擊!

兩人頓時大戰了在了一起,五分鐘后,趙斧頭怒吼一聲「嗷,小娘們,你實在是太過份了,你斧頭哥是真的怒了!」

趙斧頭大怒,龍兒速度奇快,一個女子竟是爆發出了恐怖的力量,五分鐘下來,趙斧頭是精疲力盡,而且龍兒手中有一把軟體似得武器,很是詭異,趙斧頭身上已經多了不少傷口!

楚趙斧頭雙眼噴火,怒不可遏,大大小小數百場戰鬥,何曾如此失敗,更恐怖的是趙斧頭此時感覺到了有些恐懼,反觀龍兒遊刃有餘,而且手中的軟劍不時出手,這若是想要自己的命,絕對的防不勝防!

「龍兒!」

這時,葉浪開口了,龍兒動作一頓,腳步一動,來到了葉浪身邊,面色淡然的看著趙斧頭!

趙斧頭也在看向龍兒,表情凝重,已經多了一絲忌憚,這個女人,居然如此可怕!

「幫主!」

野性難馴小賊妃:妖夫如狼似虎 幾十號人也紛紛驚呼,太不可思議了,趙斧頭居然被一個女人打的毫無還手之力,見所未見,怎能不吃驚!

趙斧頭感覺到眾人的表情跟變化,勃然大怒,當即喝道「都給我閉嘴,來,再來!」

「我陪你過兩招?」

葉浪上前一步,對著趙斧頭說道!

龍兒與龍龍面色一變,任誰都看的出來這個趙斧頭所帶來的威脅,剛要說話,葉浪卻擺了擺手,兩人話語一停,但精氣神卻緊張了起來,準備隨時支援葉浪!